九州城娱乐

做中国财富管理的“探路者”—2018青岛·中国财富论坛观察

来源:首页 | 时间:2019-05-16

 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,2018青岛·中国财富论坛如约而至,青岛再次成为中外瞩目的“财富之城”。已满五岁“芳华”的青岛·中国财富论坛,权威、专业与高端正成为鲜明特色。一年一度开放而多元的“思想盛宴”,为青岛打造面向国际的财富管理之城,寻求金融业发展的独特路径提供了含金量十足的“智慧风暴”,架起了青岛与世界互联互通的财富管理之桥!

  本届论坛无论是从全球经济新变局和中国实践结合的主题设定,还是众多国际、国内重量级“大咖”的畅所欲言,或是围绕金融开放、金融监管、金融创新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等热点话题的激荡与碰撞,都在证明:中国金融业正以更开放的姿态拥抱世界,而财富管理行业也面临多种挑战与变化。青岛要打造面向国际的财富管理中心城市,只有在开放大道上稳健疾行,营造良好的金融生态,加强财富管理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,才能更好地成为中国财富管理的“探路者”,金融业改革开放的“新高地”。

 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,40年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只是一瞬间,但瞬间铸就永恒。在众多嘉宾的演讲与讨论中,有一个共识,即新一轮开放正让中国金融业迎来前所未有的新空间,其中人才所起的作用至关重要!

  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认为,银行业要实现高质量发展,必须回归本源服务实体,严守监管底线,深入改革扩大开放。他强调:“历次国际金融危机的教训表明,好了伤疤一定忘了疼,我们决不能重复别人犯过的错误。”

  周亮在演讲中表示,我国银行业从小到大、由弱到强,靠的就是改革开放。下一步要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,按照以竞争促进优化与繁荣的总体思路,继续推进银行业扩大对外开放。

  “需要指出的是,深化改革开放,关键靠人。要营造金融人才健康成长的环境,倡导有创新意识、专业水准、家国情怀、责任担当的银行家精神,更好发挥各类金融人才的作用,以全方位的改革开放推进银行业高质量发展。”周亮说。

  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则指出,对保险业而言,就是要在总结好前期历史经验的基础上,继续推进产品定价、资金运用、市场准入、公司治理等关键领域的改革,进一步增强市场活力,提高现代保险服务业的发展水平。

  “下一步,我们将推动中央已宣布的保险开放措施尽快落地,进一步放宽外资机构股比限制,将人身险公司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到51%,三年后不再设限;进一步推动外资投资便利化,通过扩大开放促改革促发展。同时,监管部门将学习借鉴国际先进监管规则和经验,持续深化保险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监管改革,坚持‘引进来’和‘走出去’相结合,不断提升行业竞争力,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。”梁涛说。

 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、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李东荣表示,随着全球信息化进入全面渗透、跨界融合的新阶段,技术创新代际周期大幅缩短,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区块链等数字技术不断取得新的突破,驱动着经济社会各领域向数字化、网络化、智能化的更高阶段发展,也必然对财富管理的经营模式、服务方式、产品工具产生重要影响。

  “比如,传统意义上的财富管理更多是小众、高成本、面向高净值客户的‘私人定制’,但金融科技手段的运用使得规模化、低成本、面向普罗大众的‘私人定制’也成为可能,相信大众理财将逐渐成为我国财富管理行业又一重点的发展领域。”李东荣说。

  与往年相比,本届财富论坛更接地气,金融如何服务实体经济成为热议话题,大会专门设立了主论坛之一的“金融助推新旧动能转换”。

  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认为,金融助推新旧功能转换有两个标志,一是传统产能过剩,重工业化基本完成;二是人均GDP达到5000美元,再过几年进入高收入社会。动能的转换就是发展由投资驱动转为消费拉动。2014年中国消费第一次超过投资,去年消费占GDP的比重达到58.8%,投资只有32%,消费是投资的近两倍,消费拉动的迹象越来越明显。

  “在这种情况下,金融更好支持消费可以从两方面发力,第一是帮助居民可支配收入实现可持续增长,第二是如何为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的新消费内容提供支持。”曹远征说。

  作为第三次前来参加财富论坛的嘉宾,纽约商品交易所理事会主席WilliamPurpura认为,青岛在财富管理方面已经取得一些成功,未来可以更多在期货市场上发力,包括培养专业经理人才,在大宗商品的期货市场增加交易内容,以此成为全球财富管理链条的一部分。“期货市场没有资产级别,也没有与股票或固定收益之间的相关性,可以为经济发展减少不确定性。”

 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、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认为,金融是经济的心血管系统,服务于生命机体的健康发展是它的目标归宿和导向。当前金融发展面临的主要矛盾是实体经济发展多样化需求,这是金融供给方面不平衡带出的不充分的制约。“目前金融体系的结构问题包括两个,第一,直接金融和间接金融不平衡,需要提高直接金融的比例;第二,金融供给多样化不足。这其中存在过度垄断,金融要素流动里的不良阻碍因素正是过度垄断的印证。”

  对一个成熟的论坛而言,为本土化发展建言献策是必不可少的环节之一。正因如此,本届论坛上,主办方专门设立了一场金融城建设与生态环境的高峰论坛,共同探讨青岛金家岭金融区的未来走向。

  中国银行原行长、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李礼辉认为,金融城是吸引金融机构聚集、促进金融业发展的主要引擎。因此,许多城市都在建设金融城。建设金家岭金融区,营商环境是重要因素。良好的营商环境有利于吸引资金、人才、技术等要素的聚集,并激发各类市场主体的活力。营商环境是市场环境、法制环境、政务环境、人文环境的总和,而对于企业来说,最重要的是成本、效率和产出。

  中国工商银行城市金融研究所副所长樊志刚认为,金融城分为两种类型,一种是自发产生,如伦敦、纽约;一种是规划出来,如新加坡、迪拜;后者形成的显著特点是政府进行了规划和积极的培育。要打造或者培育金融城,必须营造一个非常适宜金融城发展的金融生态。它包括以下几个方面:一是活跃的经济基础;二是科学的功能定位;三是良好的营商环境;四是畅通的信息交流;五是贴心的公共服务;六是充足的人才培养。

 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、中国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何一平认为,金融城的建设过程中,最重要的是要找到服务对象,确定服务的目标是什么。金家岭可能发展的需求方向之一就是金融科技,它可以提升现有金融服务的效率,降低成本。在新的场景为新的人群提供新的服务,不用和别的传统的金融中心较劲,可以另起炉灶,另辟蹊径。

九州城娱乐相关

    无相关信息